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中篇大概】龙之歌 Part1

#cp霍游向#
#文笔渣啊没有文风人物会有ooc您轻喷您轻喷#
#剧情大抵是他是龙,其实会有改动#
#没牙龙随时黑化注意#
#插入的诗就是电影他是龙的主题曲龙之歌#

龙爪抓伤了游浩贤的肩膀,可他还是紧紧握着匕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等到一龙一人飞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至于为什么游浩贤知道到地方了,是因为那个传说。

"屠龙者抵达了龙岛,龙岛周围有雾气迷绕,稍有不慎者,便永远迷失在其中。"

龙带着游浩贤飞到了一个地洞的上方,从上往下看去,洞并不深,但是徒手爬上来,应该也是不可能的。龙松开了爪子,游浩贤努力的转动着自己的身体希望能缓冲些摔下来的力道,可还是感觉浑身发疼,躺了好一会儿才能起来。

眼前的景象依然有些虚晃,龙早就飞走了,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或者,再也不回来了。游浩贤把匕首插回腰间,又从自己的衣袍上撕下一条还算干净的布,把肩上的伤口暂时缠住了。当然,只是暂时,他需要食物,天知道他因为婚礼这件事从早上开始就吃不下去饭,他实在是太高兴了,然而现在,游浩贤连同平常一样自嘲的力气都所剩无几。

"好歹紫魅没有什么事…"现下,也只有这件事可以来安慰他。和他之前猜想的没错,石洞的壁上虽然有些凸起的石块,可是爬上去并不简单,当游浩贤第三十次攀爬了几米后摔倒在地,他开始思索是不是应该往洞穴深处走一走。洞穴的那头很黑,没有必要的话,他真的不想去尝试。

不知为什么,游浩贤很怕黑,在夜晚独自一人时总要点起一盏小灯,因此家里的灯油购买的次数相当频繁。后来不知紫魅在哪里弄到了一袋萤火虫,只要有一丝光亮,他就会觉得安心。此后每隔一段时间总是有新的萤火虫送来,游浩贤有些过意不去,毕竟紫魅是个女孩子,他问过紫魅是在哪抓到的这些,她却总是眨眼笑笑,说"小浩贤这是心疼我了嘛?"然后就被莫名其妙的调戏了,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他便一直享用到现在,那一丝微光。

想到自己的未婚妻,游浩贤嘴边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自己被龙抓走了,紫魅应该会很着急吧,不过,新郎久久不归,正值青春的新娘当然会嫁于他人,这种失去的滋味,实在是有些难受…

刚刚想到这些,洞穴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在黑夜中格外明显,黑暗中也响起了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

思考了再三,游浩贤还是离开了月光的照耀,走进了洞穴之中。

"是啊,你难道也是被抓来的吗?"游浩贤慢慢的走进,发现火光来自于一堵石壁的缝隙,隐隐约约能看见隔壁男子的轮廓,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一如他的声音。

"…我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对了,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吃的。"

对面传来了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随后一些干粮被推了过来,紧接着是一壶水。

"这些都是从遇难船只里面找到的,虽然不太好吃,但是能填饱肚子。等到明天白天,我带你去看看。"

游浩贤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拿起食物开始吃起来,食物很干,他端起水壶喝了一口,港真,他很久都没有喝到如此甘甜的水了。

"你可以不可以坐近一些让我看看你…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人了。"对方的声音隐隐透出一丝可怜的意味来,游浩贤依言离缝隙坐的更近了些,两人都看到了彼此。

男人一头墨色的短发,肤色白皙,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激动和兴奋 。

游浩贤努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友好的笑了笑。"咱俩还真是难兄难弟啊。对了兄弟,你叫什么?"

"我叫霍琊。"不知为什么,名叫霍琊的男人在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紧盯着游浩贤的神情,像是在,期盼着什么一样。

"霍牙?是牙齿的牙吗???"游浩贤默默嘟囔了一句 然后绽放了招牌笑容。
"我叫游浩贤,那看来咱俩以后就要相依为命了啊…还请多多关照。"

隔壁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
"晚上冷,你先拿这条围巾,剩下的我再去给你找找。"黑色的围巾被递了过来,游浩贤接过并把它围在脖子上,围巾很干净 ,上面还残留着一些对方的体香,并不难闻,甚至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

"龙一般不会过来,不过每隔几天就会来找一次麻烦…总之,不会有什么危险。"男人细细的一条条叮嘱着,御寒的东西也被一件件递过来。

"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明天……"
“退后!!!!”火堆被霍琊扑灭,听到警告的游浩贤下意识的后退,随即传来龙的吼声和墙壁坍塌的声音。

游浩贤不断的后退,他有些害怕,害怕这如迷一般的远古生物,它在传说中是那么的饱含力量。他也有些担心霍琊的安全,但直觉告诉他,霍琊不会有事。

游浩贤退到了他当初摔下来的地方。龙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切归于平息,石块倒地激起的灰尘蔓延开来,游浩贤拿衣袖遮住口鼻,慢慢往墙壁的方向走去,一边还小声呼唤着霍琊的名字。

“我在这…”不远处传来了霍琊有些虚弱的声音,石壁被完全震倒,游浩贤走了过去,看见霍琊把身上的石头扫开,从兜中翻出了一块泛着荧光的石头。游浩贤搀扶着他坐起来,靠在一旁 。

“有没有事?”
“还好,大概只是有几处淤青而已。”游浩贤想还给霍琊围巾,却被他摆摆手拒绝了,他指了指满地狼藉,语气带上些许歉意。
“要麻烦你从这里找些衣物来御寒了。”

游浩贤手中握着荧石,依照霍琊的指示到处翻找着,时不时聊上几句。

“那条龙经常这样吗?”

“嗯?”霍琊像是愣了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他经常这样来搞破坏吗?”游浩贤背对着霍琊,弯腰搬走一块石头,露出了下方的箱子。

“也不是经常,但是他来破坏这,总比去破坏村庄好。”

“…你真是个好人…那那些船只呢?是他干的吗?”游浩贤蹲下来翻找着衣物

“…不是,是真的遇到海难的船只。那条龙,不过是只任性的小龙罢了。”霍琊的语气里貌似带上了几分嘲弄。

听完这段话,游浩贤背对着霍琊,眯了眯棕褐色的双瞳,而霍琊的目光,也黏在游浩贤的身上留恋的扫视着。

游浩贤抱着衣服起身,走过去挨着霍琊坐下。

“怕是再惹出什么事端,今晚就只能靠咱俩自己来互相取暖了。”游浩贤不在意的耸耸肩,把衣服盖在了两人身上,动作自然流畅,仿佛很多次做过这件事一样。

游浩贤眨眨眼,抛开了自己的疑惑,靠着霍琊闭上眼睡觉。

而霍琊在短暂的休息之后,睁开的双眸不再是黑色,淡金色又带着怀念的目光久久望着身边的人,一夜未合眼。

“终于…你又回来了。”

========分割一下_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第一章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没怎么沉淀就码好字发上来了,因为真的最近超迷这篇满脑子都是他是他是他就是他√
虽然说没怎么沉淀,但是第一章剧情就改了三四次,导致后面的剧情已经改了五六次(・`ω´・)保守估计最起码要大动十次…想想就可怕√
好久没写这种正剧向的了措辞都不太会了感觉回到了小学sadddd
最后希望能食用愉快√

虽然根本没有人看( ´•̥̥̥ω•̥̥̥` )

压在九一八尾巴上的菊耀短文,一发完?

    勿忘九一八。

 #菊耀##二战向##黑化出没##自创城设出没最后有注解##文笔真·不咋地#







     王耀若是想跑出来,在天朝是没人能拦住他的。
    王耀混入了士兵队伍中,冲入了前线,躲在掩体后面喘了口气,顺手把肩上的子弹挖了出来。像这种属于人类的伤害对于国家而言是毫无用处的,真正的伤害却早已让他连喘口气都觉得疼痛不止。王耀简单的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现在对于他来说,这点小伤早已习惯了,他木然的把刚飞过来的断手用土草草掩了,逼回去了泪水,眨眨苦涩的眼睛,王耀填好子弹又冲了出去。

“长官,已经找到他的位置了。”一身军装的青年垂首恭敬地站在屋子中央,一旁跪坐的男子顿了一下,将手中观详的武士刀入鞘。
   “果然还是来了吗,耀桑。”本田握着黑色的武士刀缓缓起身,暗红的眸中一丝精光闪过,连平常一直保持平稳的嘴角也微微啜着笑意。“走,我们去接中|国回家,对了,把小家伙也带上吧。”
    青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半晌才吐出一个“是。”跟在本田的身后离开。

    王耀已经被包围了,十几个士兵在远处围成个圈,握着枪,但没有命令谁也不敢上前。王耀站在圈子的中央,弯着腰,用那支打不出任何子弹的枪拄着身体,脸上衣服上都沾上了泥土和血渍,长发不仅散开,也不似从前那般柔顺干净。那对金色的眼睛定定瞅着前方,那里站着身着白色军装的本田,洁白的军服没有一丝褶皱或是泥土,领口处的扣子解开几颗,神情悠闲,暗红色的眸子因为眼前的人含着光。
     旁边站着刚刚身着军装的青年,霸道的搂着怀中的男人的腰,那男子面容憔悴,额前散下些碎发,从身上衣服交接的缝隙中能看到他精壮的身子被虐待的痕迹,男子的双腿有些发抖,全靠腰间的手勉强站立。倘若仔细看去,军装男子与他的面容竟有几分相似。
     “长春!”王耀看着那憔悴的男子喊出了他的名字,青年将头垂的更低,却被身后的男子强行扳过脸来,长春挣扎了一下,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威慑力。
       本田左手拿着刀,缓步走到了王耀对面,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抚摸着王耀的脸颊。
     “好久不见哦,耀桑。”王耀偏过头躲了一下,金色的眼中满含担心的望着长春。
      本田眸色变得更暗,快要接近菊的黑色,他不满即便是现在,他站在耀的面前,耀的视线也依旧没在自己。他笑意更深,俯在王耀的耳边,低声说着。
    “耀桑知道那些俘虏的下场吗?是全,都,杀,掉,哦。”
      王耀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双膝发软跪了下去,两只手死死掐着枪,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本田也并不着急,直起身子又扯了扯领口让它松些,菊的衣服对他来说还是过于拘谨,他穿着这套衣服也不过是为了刺激王耀,如果王耀的世界崩塌,耀就可以只属于他一人,耀的世界就可以只有他,只有他一个人。
     突然枪支从下方袭来,即便是他很快回过神后退一步也是晚了些,蹭着脸躲了过去,王耀站了起来,扔掉了枪,从背后拿出大刀,抬起头,同样暗红的眼眸眯了眯,嘴角勾起了嘲讽的笑。
   “葵,别总欺负他了,来和我过两招。”
    葵也拔出了刀,兴奋的舔了舔唇。
    “等你很久了,黯。”
     染了血的场地中央,只有这对峙的两人,其他人早已退下,因为,国家与国家间的战争,旁的人从来都无法插手。










急匆匆赶在最后一小时码文修文加发文啊啊啊啊!毕竟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先小小悲伤一下。
      虽然这篇文有大纲,但是写出来还是感觉欠缺很多,以后估计会改一改,但是作为一个懒癌患者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远目)
    自创的城设其实就是长春啦quq那个军装男子就是新京,菊的长官在那时候很想把长春打造成一个国际化的都市,也是要作为占领整个大东亚之后的首都城市(应该?可以去百度一下)所以说对于这对我也是很想让大家吃吃吃的毕竟我现在看到好像就我一个人吃,啊,心塞。
总之就是这样啦,能写出来也很开心,希望食用愉快。(然而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quq)






关于愚者与智者……@x@

设定是演员!!!!咳没错就是演员来着。
可能ooc注意☆
========



“快快快,预言曲出了赶紧来看一看我帅气的脸庞。”赛科尔飞快的打开了b站点开了视频。

维鲁特擦干了手上的水,端起刚拌好的水果沙拉做到了赛科尔旁边,并把盘子放到对方怀中。

赛科尔笑嘻嘻亲了一口恋人的脸颊,用牙签扎起一块喂过去然后自顾自吃起来

“光与暗的交汇之月,诗人苏醒于…”

“啊呀啊呀开口跪!好听!”虽然同为时之歌的演员,但彼此都未听过对方的歌,维鲁特也觉得这种风格和云轩果然很搭,可是还是南国和赛科尔契合的更完美些,赛科尔性格就和塔帕兹一样,热情开朗,充满活力与自由,大大咧咧…咳

“口意x这里好想在他俩中间刷个大大的囍啊233…弥幽不愧是小美女气质也那么棒”

“嗯”维维鲁特有一搭没一搭的迎合着赛科尔,其实其他人他并不在意,瞄一眼也就过去了,嗯,这次沙拉酱有点多,总吃甜的对身体不好,会长胖,虽然有点小肉手感很好。

“嘿亲爱的到南国啦”赛科尔用手肘拐了拐正在走神的人,目不转睛的瞅着。

“塔帕兹不惧末日!”那么多人刷真的很激动,直到。

“…愚者与智者。”

“……”沉默

“……”很久[bu]的沉默

“…我有得罪pv师?∑”

“或许吧 。”维鲁特把盘子抽了出来以免遭到毒手,声音极力的平静,但是微微勾起的嘴角还是暴露了一切。

“算了反正只要你帅气就好了。”赛科尔一脸正经的支着下巴继续看着 ,脸突然被转到旁边然后被印上了一个吻。

看着有点脸颊微红的赛科尔,维鲁特笑容更甚。
“沙拉酱味道不错。”

“你!!!”

=================
不知道攒了多久的稿子终于记得发粗来了sad。
真·懒癌晚期。
很久以前还想写一个末日派热舞歌词向的文,歌词抠了很多东西出来,但是因为我懒所以文就没了【黄豆微笑脸】
所以那就这样吧∑

#柏塘铭戚##十一十三#

传说中的没有正文的同人←_←

他们的作者把他俩撇给我之后连正文都忘记写了,不,是懒得写→_→

所以我还是爱他们的。(⊙v⊙)

==========

【爷,您看这孩子,能卖多少钱?】中年男人满脸谄媚的将身后的孩子向前推去,男孩怯怯的低着头,踉跄了几步。


【这银子你拿着,今后这孩子便与你没了任何关系。】黑袍男子低头呡了口茶,拿起桌上的布袋扔了过去。


【是,是,那小的告退。】中年男人捧着钱欢欢喜喜的下去了,只留下小男孩孤零零的站在大厅中央 


【你是第十三个,代号就是十三。】男孩意识到是在对自己说话,点了点头,默默跟在侍卫身后离开了。

==========


再怎么样孩子的天性都是活泼的。


十三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和一群小孩子坐了三天三夜的马车,然后就到了一处营地。


【从今日起,我就是你们的师傅,好好练功,要做影卫还是看门的,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是!】


这批一共20个孩子,只有3个女孩。


几个月后孩子们就都熟络了起来,不过十三的目光总是落在那个坐在角落的身影上。

想着想着他就走了过去,喊了一句十一。


【你在干嘛?呆坐着也不练习】十三嘻嘻笑着蹲在旁边。


【没什么,我练完了。】十一看了他一眼,嗓音十分的冷淡。


【练完了?这才多长时间,好多人还没学会呢!】十三并不在乎对面人的冷淡,最起码现在这人已经开始回答自己的话了。


【……】十一什么也没说,将师傅刚刚教的擒拿术标准的再现,反剪了十三的双手,把他压在身下。


【这样你总信了吧…】十一在十三身上,吐出的气息扫过十三的耳垂,十三艰难的把头侧过去,吐出了不小心吃到的沙子。


【噗…噗…信了信了】十一起身,也将十三拉了起来,十三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沙子,一边嘟囔【我什么时候没信过你。】


 十一闻言轻轻勾动了唇角,伸手弹了一下十三的额头。【快点练习,你看十二一个小姑娘学的都比你快。】

 

 十三翻了个白眼【谁要跟那个泼妇一样。】

十一什么也没说,借着身高的优势目光掠过十三。【十二,刚刚师傅教的你学会了么?】

 

十三僵硬的转过头大喊【姐姐我错了姐姐!】话音未落天旋地转又吃了一嘴沙子。

 

 十一笑了笑,退到了安全区域。


 留下十三萧瑟的在那里,久久爬起不来。





#蜂鱼##luka##lily#

几分钟的速涂x

把之前的脑洞弄了下来以便监督自己xxx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v⊙)

设定大概是【爱上街舞男孩】的梗概,但是会大大大大大改x

真的好喜欢这对啊♥prprpprpr

luka是芭蕾舞者,天鹅公主,害羞的样子很可爱,女王x

lily是街舞舞者,顺带小混混属性x哦对还有忠犬w大型金毛x


哑舍#孙朔x胡亥#

他的小公子变了。


银发赤瞳,肤色比以前更加白皙,不仅是容貌,他能感受到,小公子是从身心都改变了。


毕竟这早已过了二千多年。


虽然有时还是有些那时的影子。



比如高贵的姿态和气质,比如偶尔发发的小性子。


小公子是有愧疚的吧,所以一开始见到自己的时候眼中含了震惊,隐约怀念的眼神。


从见到小公子的那一刻起,孙朔就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自己压抑了几千年的感情,突然爆发出来,成千上万的增长,让他自己都感到心惊。


【想要触摸,想要拥抱,想要亲吻 ,想要看小公子低低抽泣…】


【想要小公子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啊…】


属于孙朔,属于自己。


也许到了自己真正控制不住的那天,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青白色的嘴角勾起,露出了让人战栗的笑容。


我一手带大的小公子啊,当你知晓我这肮脏的想法时,会有怎样的表情呢…


真期待啊……我的,小公子。




======= ======= ======= =======


我有查资料哦,那个时候宫内人员并不是都需要阉/割 ,并且这是四的结局延续,都被做出新的身体了那玩意儿估计也比较全√

_(:3」∠)_


兰亭,才子。 在这种地方他显得更加游刃有余,眉眼都含了笑,不慌不忙的和身边的人对答。

不像自己,坐在角落里,默默喝着一盏凉茶,偏了头看着树上的桃花开放,吐出丝丝幽香。

被簇拥着的人余光扫到了那个落寞的人,笑意更甚,身边的有些人竟然看呆了眼。

【一个人生闷气?】不知道他是如何只身一人走来,很随意的坐在了身旁,。

【你怎么过来了。】喝了口凉茶打算安定心神,却被苦涩震得皱了皱眉头。

【想你。】伸手搂住被腰带束出的细腰,略显亲昵的用鼻尖蹭了蹭白皙的脸颊,现下微微泛红,十分可爱。

【离我远些,这么多人看着。】腰间的手却并没有退缩,反而更加放肆的双手搂上。有些人仿佛看到又移开了目光,暗暗感叹这表兄弟俩关系真好。

【那是你的错觉,回家,我们去书房…】薄唇贴着耳侧吐出一番话语。

【回家,我们去书房…】床上的人猛然惊醒,原来这种种的亲昵,不过是一场空梦。

那人是自己的表兄弟啊,是段家最为聪颖的人呐,是自己的表哥啊,是那么的,恪守礼教。

我爱你,我给你三月之限,我想好了,等到我们成亲那日,我送你上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