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博塔x赵,吴赵友情向,因为懒所以没有标题。

#瞎搞#

#电影只看了一遍,记性不太好但是网上也没有太多的相关资料#

#尽量不ooc可以吗#

#更新是个未知数#
#没有文笔#




赵并不想承认他有那么一丝丝的羡慕。

子弹打入左腹部的确很痛,但是他在勉强保持着一贯的冷静自制。

坐在直升机上看着被火焰一层层簇拥着的大楼,即便是还有余力去重修,免不了还是有些心疼。

下了直升机便是早已经习惯的闪光灯和记者们密不透风的一个个问题。不过还好这次有人帮自己转移了火力,虽然看起来他更加紧张无措。

不得不说,望着那一家人紧紧相拥的画面,赵有那么一点的羡慕。

小警员忙着拦住记者脱不开身,吴警官在送萨拉和家人团聚之后,锁定了另一个在聚光灯中的人,径直走了过去。

“大家让一让!有什么采访请联系秘书私约时间!”

吴警官左手揽着赵的肩膀形成一个保护姿势,右手挡开人群,护送着赵到了救护车上,托着对方的胳膊把人送了上去,自己也跟着一抬腿迈上去,并且关车门,阻挡了外面的嘈杂人声。

“你笑什么?”吴警官有点讶异赵嘴边的笑意。

而赵只是无力的转过眼球朝向窗外,平躺在移动床上任由医生护士处理伤口,没有回答。


其实吴警官和赵总裁已经认识很久了,从刚开始明珠塔建立的时候,吴警官曾受领导安排,去和明珠塔的负责人详细聊过安全问题。碰巧那时候总裁的合作方因为飞机延误,无法如约赴宴,才空出了时间,让总裁和吴警官直接会面。

“我就直接说明了,现有的消防措施以及警方资源无法对明珠塔做出有效的维护。我们不能保证在大厦突发紧急状况的时候,会以最短的时间内处理好。”吴穿着警服坐在很是柔软的沙发里,这对他来说有点不太舒服。

“这是我们准备的文件,有关于大楼的消防设施建设和安保的安排。这只是预想,不过我们会做到最好。”坐在另一边的策划师递过来一个文件夹,里面夹杂着几页的图纸,吴警官大致翻看了一下,决定先拿回去再说。

“其实你们完全不必要担心,我们在明珠塔完全建成之后会请专业人士来做测评,届时欢迎你们来参观。”总裁坐在沙发里显得很放松,头发的样式一如既往的严苛,但身体呈现着明显的放松状态。

吴警官的气场让赵感到很舒适,久经商场看人无数的他甚至嗅到了一丝同类的气息。不过面上还是荧幕上的那张扑克脸,嘴角勉勉强强勾出点笑容。

文件夹当做材料送给了吴警官,总裁接下来还有会议就不能送客,赵从沙发上起身,系上了西装外套的扣子。那一瞬间吴能察觉到总裁的气场完全的变了,像是运筹帷幄的军师,一切尽在掌中。

无论设施建设如何,吴总是觉得不妥,然而上级在收到文件夹之后就没有任何的指示,也不知道是否是总裁打通了什么路子。

这些都与自己无关咯,吴耸耸肩,低头查看现在手头的案件报告。


第二次见面也是和博塔的初次认识。

明珠塔工期将近过去一半,赵的公司有人来报案,说是有人多次骚扰。

吴的手头刚刚完结一个案子,于是就去调查一下情况,然而博塔明显是高级的犯罪份子,出来的通常悄无声息,时而冒出来对工人乱打一通就没了消息,延误工期,像蚊子一样打不着又烦得很。

偶然间吴警官获得了线报说是博塔最近很活跃,便带着几个人去工地蹲守,没想到等了几夜真的等来了博塔等人,还好这次博塔带的人不多,三两下就被打退。忙乱之中他只看见博塔朝着大楼内侧狠狠望了一眼,才带着人离开。

等到吴走进,却是赵总裁被一帮人高马大的保镖簇拥着走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吴率先发问,眼神直接盯向了总裁。

“没什么,我只不过来检查一下明珠塔的剧进度。”赵很从容,甚至由自己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检查?在晚上?”吴警官显然是不太相信的,不过赵在一群保镖的保护下直接上车,没有给他继续发问的机会。

吴突然间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直到坐上警车回家的途中才发现感到怪异的源头是哪里。

是博塔,那个劫匪的眼神。

吴警官小时候是个有点早熟的孩子,他很清楚自己的性向是什么,也很清楚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他觉得二者并不产生什么冲突,即使是曾经集训时和一帮荷尔蒙旺盛的青壮年男子同吃同住几个月,吴也没有什么尴尬情况的发生。他对于自己的一切很是自信,对于周遭的一切也很是敏感。

所以他只需要瞟一眼就知道博塔看向赵的眼神十分不对劲,那不是看一个摇钱树该有的眼神,而是,一种看向猎物的眼神。

而吴也很肯定,赵对此一无所知。



==========

麻耶序章终于写完了

接下来可以爆肝肉了hhhhhhhhhh

虽然初衷是直接写肉吧ummmmmm但是总觉得写点剧情显得有逼格。

行吧这篇序基本上拖了快半个月(bu

于是正片肉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搞出来ummmmm

最后感谢您的小心心和小蓝手( ´・◡・`)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