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压在九一八尾巴上的菊耀短文,一发完?

    勿忘九一八。

 #菊耀##二战向##黑化出没##自创城设出没最后有注解##文笔真·不咋地#







     王耀若是想跑出来,在天朝是没人能拦住他的。
    王耀混入了士兵队伍中,冲入了前线,躲在掩体后面喘了口气,顺手把肩上的子弹挖了出来。像这种属于人类的伤害对于国家而言是毫无用处的,真正的伤害却早已让他连喘口气都觉得疼痛不止。王耀简单的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现在对于他来说,这点小伤早已习惯了,他木然的把刚飞过来的断手用土草草掩了,逼回去了泪水,眨眨苦涩的眼睛,王耀填好子弹又冲了出去。

“长官,已经找到他的位置了。”一身军装的青年垂首恭敬地站在屋子中央,一旁跪坐的男子顿了一下,将手中观详的武士刀入鞘。
   “果然还是来了吗,耀桑。”本田握着黑色的武士刀缓缓起身,暗红的眸中一丝精光闪过,连平常一直保持平稳的嘴角也微微啜着笑意。“走,我们去接中|国回家,对了,把小家伙也带上吧。”
    青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半晌才吐出一个“是。”跟在本田的身后离开。

    王耀已经被包围了,十几个士兵在远处围成个圈,握着枪,但没有命令谁也不敢上前。王耀站在圈子的中央,弯着腰,用那支打不出任何子弹的枪拄着身体,脸上衣服上都沾上了泥土和血渍,长发不仅散开,也不似从前那般柔顺干净。那对金色的眼睛定定瞅着前方,那里站着身着白色军装的本田,洁白的军服没有一丝褶皱或是泥土,领口处的扣子解开几颗,神情悠闲,暗红色的眸子因为眼前的人含着光。
     旁边站着刚刚身着军装的青年,霸道的搂着怀中的男人的腰,那男子面容憔悴,额前散下些碎发,从身上衣服交接的缝隙中能看到他精壮的身子被虐待的痕迹,男子的双腿有些发抖,全靠腰间的手勉强站立。倘若仔细看去,军装男子与他的面容竟有几分相似。
     “长春!”王耀看着那憔悴的男子喊出了他的名字,青年将头垂的更低,却被身后的男子强行扳过脸来,长春挣扎了一下,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威慑力。
       本田左手拿着刀,缓步走到了王耀对面,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抚摸着王耀的脸颊。
     “好久不见哦,耀桑。”王耀偏过头躲了一下,金色的眼中满含担心的望着长春。
      本田眸色变得更暗,快要接近菊的黑色,他不满即便是现在,他站在耀的面前,耀的视线也依旧没在自己。他笑意更深,俯在王耀的耳边,低声说着。
    “耀桑知道那些俘虏的下场吗?是全,都,杀,掉,哦。”
      王耀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双膝发软跪了下去,两只手死死掐着枪,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本田也并不着急,直起身子又扯了扯领口让它松些,菊的衣服对他来说还是过于拘谨,他穿着这套衣服也不过是为了刺激王耀,如果王耀的世界崩塌,耀就可以只属于他一人,耀的世界就可以只有他,只有他一个人。
     突然枪支从下方袭来,即便是他很快回过神后退一步也是晚了些,蹭着脸躲了过去,王耀站了起来,扔掉了枪,从背后拿出大刀,抬起头,同样暗红的眼眸眯了眯,嘴角勾起了嘲讽的笑。
   “葵,别总欺负他了,来和我过两招。”
    葵也拔出了刀,兴奋的舔了舔唇。
    “等你很久了,黯。”
     染了血的场地中央,只有这对峙的两人,其他人早已退下,因为,国家与国家间的战争,旁的人从来都无法插手。










急匆匆赶在最后一小时码文修文加发文啊啊啊啊!毕竟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先小小悲伤一下。
      虽然这篇文有大纲,但是写出来还是感觉欠缺很多,以后估计会改一改,但是作为一个懒癌患者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远目)
    自创的城设其实就是长春啦quq那个军装男子就是新京,菊的长官在那时候很想把长春打造成一个国际化的都市,也是要作为占领整个大东亚之后的首都城市(应该?可以去百度一下)所以说对于这对我也是很想让大家吃吃吃的毕竟我现在看到好像就我一个人吃,啊,心塞。
总之就是这样啦,能写出来也很开心,希望食用愉快。(然而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quq)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