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我家的老人们No.1

也许对于他们这代人来说,他们早就看清了生命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

整个冬天都没怎么下雪的这儿,稀稀拉拉的竟开始下起小雨丝,这么小的雨也没了打伞的必要。从四面八方袭来,躲都躲不过,向身上招呼。

东北本就地寒,又是冬天,即便是没有风湿病的人也会感到关节不适。

夜里气温又降了下去,雨水都结成了冰。第二天拉开厚厚的窗帘,入目皆是白色。冰面铺上薄雪,连开车都像打冰壶,根本刹不住车。

稍大一点的城市并没有什么影响,小县城就不一样了。

接到电话,放下电话,有那么一刻的怔住。浑浑噩噩的打电话给女儿,稍显苍老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我弟弟,我弟弟他摔了一跤,送到医院,说,说是不行了,在路上就翻白眼了。”

年近四十的女儿急忙给二老订了高铁,先到小县城,再坐亲戚的车回去。

差了七八岁的姐弟,弟弟竟然先去了。

“听说是引发了心梗,舅舅打小心脏就有毛病,估计是不行了。”身为医生的女儿叹了口气,在大城市里安顿着这边的家。

他们这一代,经历了新中国,经历了一段现在看来黑暗的时代,终于算是安顿下来了,可是好日子没过几天…

前几年他来大城市的时候,是来陪孙子看病,似乎是遗传,孙子的心脏也不太好,所幸并无大碍。

孙子是个十分聪明伶俐的小孩,从小就擅长数学,次次年级第一。每次谈论孙子他总是笑的合不拢嘴。

来的时候是在他二姐家住的,老人们都起得早,他有早起来做早操的习惯,带着二姐和二姐夫一起,在客厅里甩着胳膊晃着身子,看样子是那么精神那么健康。

这么说起来,他小时候就是十分的活泼可爱。家里一共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好像还有一位小时候就夭折了的小姐姐。

家中姐妹多,自然也就宠他,父亲偏儒雅,母亲是个大家闺秀,真要算起来,母亲好像有着满族王室的血统。

跟着姐妹们混久了,带着点娘气,却还是掩不住小孩子的天真烂漫和古灵精怪。

一次家中聚会,大家正有说有笑,年纪不大的他喊了一句“都安静一下!”大家静下来看着他走到中央,然后,放了一个屁。

此事被传为笑料,时常被他二姐夫提起。

他们一家本住在县城,二姐下嫁到一个小镇,二姐夫算是有点本事,便偶尔把他也接过来和自己家中的小妹一起养。后来他便留在了小镇上,一直到现在。

现在想想,知道的关于他的事情不多,但是得知这个消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待人温和,如他父亲一般,亲切,总是扬着笑脸。

这代人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可每次尝试都是如出一辙的痛彻心扉,或许表面强装镇定,然而一颗伤痕累累的心终究是又添了一道。

珍惜眼前人,珍惜身边人,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它是那么的宝贵。

叹一句世事无常,有谁能料到何时会再发生变故。谁都不愿去尝试离别的滋味,它包含了那么多,最重的一味无疑是痛。像是谈不上来的感觉,都能用一个痛字代替。

舅姥爷,愿路上一切安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