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高亥小段子#

#哑舍高亥!!!#
#大秦时期#
#孙朔01号又躺地上了#
#果然情敌之间实力不宜差太多#
#超短#
#没有文笔#


大公子身边的那位上卿,一开始对于小公子胡亥就没有什么好感,自从他后来察觉到小公子身上一丝丝莫名熟悉的气息,他就不止一次的提醒过自己的大公子一定要离胡亥远些。 


宫里面也是会出人命的,但这却是这位小公子殿内第一次见了血腥。 

小公子最爱的那把金銮刀被他的夫子从尚且温热的尸体上拔了出来,刀上的血迹被他蹭在了那粗布衣服上。清理好这把刀,夫子恭敬地双手持刀,略弯下腰递给了小公子。 

胡亥迟疑了一瞬,还是伸出右手接过去,偏过头不再看地上的尸体,右手隐在宽大的衣袖下,用力握紧刀柄的指节有些泛白。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第一次杀人。 

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夫子常年勾起的唇角似乎幅度更大了些,却没人看见。 



“你,你以后就叫孙朔了。”赵高听到他的小公子这么说着。随后胡亥转身出了屋子,不知道是去哪里散心。

屋子里的侍从跟着胡亥走了个干净,赵高直起他的背,踱到地上的人旁边。

“你还是太过逾越了,他终归不是你的。”那丝诡异的笑容是留在孙朔昏迷前的最后印象,随之的,还有掌心那枚冰冷的铜权衡。

“下次看好自己的东西,别再丢掉了。”





——————————————————
…证明自己还在坑里。
很久没读过哑舍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进度,就只能写写之前了。
哑舍四里面描写赵高的字数都比胡亥多,就很不爽。( '-' )ノ)`-' )
然而没办法。
也不知道孙朔小同学怎么样了…愿他安好_(ゝ「ェ:)ノ
那就这样吧。(ˈᕐ ̫ˈ⁎)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