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JUNGLE——part1

弟兄弟兄弟兄!!!!!!
#后期弟弟黑化注意#
#文笔烂到不行#
#更新是个未知数#
#我脸好看别打脸#
#JUNGLE很好听,非常迷幻,非常适合写黑化文#
#以上#






my  head  is  jungle,jungle.

在那场非常著名的事件之后,bighero6也变得有名了起来。当然,其他五人在他们的大学中本来也是十分出众的学生。

6人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这座城市的标志。hiro也终于正式进入了旧京山理工学院,这所曾经是tadashi的大学。 tadashi很喜欢这座学校,这在以前他不断向hiro热情的推荐的时候,hiro就能看出来。

当初哥哥的眼睛里,装满了期望与梦想,只不过现在这个梦都破碎了…




前几天听说教授的女儿终于醒了过来,教授对他们表示了邀请,为了礼貌,大家都去看望他们。

久别重逢的父女,浑身似乎都被兴奋包围。hiro只是站在最后,呆呆的看着,教授过来说了几句话,他只是机械的点头。同伴们看出了他的不对劲,honey过来牵起了他的手,搂着他出了病房门,来到了医院的玻璃窗前。

“谢谢,不过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hiro抢在honey要说什么之前开口,然后双手插兜,低头望着地板,陷入沉默。

honey于是离开了,走之前她拍了拍hiro的肩膀表示安慰。大家都走了,只剩下hiro一个人。

这件事的激情渐渐淡去,hiro内心的那一块地方又开始不断的发痛。
曾经,他以为,弄清楚这件事情时候,他会见到tadashi。

然而现在,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每个人都有了完美的结局,只留下他自己,不,只留下他和他亲爱的哥哥。

hiro望着窗户外的天空不发一语,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直到黄昏的余晖撒在他身上,像一座充满悲伤的,镀金的雕像。

  阿姨总是觉得hiro这孩子变了,他变得更加成熟,变得沉默寡言,她也想去安慰安慰他,可是每当她一走近,hiro就会用那双几乎没多少神采的眼睛望着她,告诉她,什么都不必说。

他有的时候整晚不睡觉,只是盯着自己的床铺和tadashi床铺之间的屏风。

有的时候他又突然回忆起了从前,当他夜半醒来,有时tadashi坐在书桌前画着他的图纸,温柔的暖黄色灯光包围着他,有时tadashi已经躺在床上进入梦乡,清冷的白月光围绕着他,他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各种各样的身影。

现在这些似乎都出现在了他眼前,这个房间,每一处,都有tadashi和他从前的回忆,每一处,都有着tadashi的印记,每一处,每一处。

hiro紧紧抱住被子,躲在被子后小声的呜咽。

哥哥。

哥哥。

哥哥。

我好想你,回来好吗。

少年渐渐在哭声中睡去,他蜷缩着身子,像是毫无安全感的婴儿,隔着一道屏风,月光倾洒下来,照在一张已经落了一些灰的床铺上,床上的鸭舌帽静静地淋浴在月光下,仿佛是很久以前的那个青年,依旧躺在这里,不曾离去。


生活依旧要继续,hiro进入大学校园专心学习,现在哥哥的工作室已经变成他的了,东西的陈设大部分还是老样子,没课的时候hiro总喜欢坐在自己以前经常坐的位置上,转头望着办公桌发呆。

“你最近看起来心情很不好,tadashi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baymax自动把自己充气成圆滚滚的样子,摇摆着走了过来,他把自己的手搭在少年身上,企图给他一些安慰。
“够了,baymax。”hiro收回了目光,却没有打开baymax的手。
“你还记得tadashi是怎么和你在这里度过那些快乐时光的吗?”医疗机器人继续履行着自己的程序。
“够了,baymax。”hiro有些不耐烦,眉头狠狠地皱起。
“你…”baymax还是没有放弃。
“我说够了!”hiro大喊了一声,站起来跑了出去。

hiro一个人跑出了校园,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将兜帽帽子带上,双手插兜,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越过吵吵闹闹的人群,他仿佛给自己树立起一个保护膜,将自己和这个世界隔开。

或许,他只是失去了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吧。

说是漫无目的,但当他站在已经重建好的科技馆时,hiro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荧黄的路灯接连亮起,科技馆也沐浴在一片温和的灯光之中。

微凉深秋的晚风吹过,撩起他的衣襟,突然他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像是哥哥曾经给过他的一样。

“你的体温很低,我建议应该回家修养,防止会发生感冒的危险。”baymax开启了加热系统,将小小的少年紧紧包裹。

“hey,baymax,能让我再听听哥哥的声音吗?”这个怀抱很温暖,体温的回复似乎让hiro的保护膜也开始融化。

“今天是xx年xx月xx日,医疗机器人,第xxx次实验…”
“唔,上次又失败了,这是第xxx次实验…”
伴随着tadashi实验成功的欢呼,hiro认为自己出逃的灵魂又回到了身体里。

“或许我也不应该放弃,或许我也应该向前看,向前走。”他喃喃低语,像是对自己诉说,也像是说给那个温柔的青年。

“baymax,我们回家吧。”此时的hiro已然恢复了少年人应有的神采,率先迈开步子,拥有可爱造型的医疗机器人也一步步跟在后面,走向家的方向。



由此之后,hiro在大学继续研究自己的机器人,希望带给大家更多福利。
经过2年的学习加研究,他的磁性小机器人的确是为大家帮助颇多。
现在,bighero6的大家已经从大学里毕业并各自拥有工作室,偶尔他们会聚到一起喝酒,比如说现在这样。

“小孩子的确不可估量,去年的时候明明才这么一小点,现在倒是长得快比我高了。”wasabi夸张的在hiro身上比比划划,而hiro只是十分具有绅士风度的微笑,拿起自己的鸡尾酒抿了一小口。

“天哪真是不敢相信,我还记得那个会哭鼻子的小baby,现在都已经长成会让姑娘们脸红的绅士啦。”honey轻柔地抚摸一下hiro柔软的发顶,默默在心中感叹手感真好。

“我仿佛也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虽然我现在也是个宝宝。”fred故作感慨地长叹一声,然后摆出一个【苦酒入喉心作疼】的标准表情。

hiro露出了一个有些孩子气的微笑,然后低头抿了一口自己手中的鸡尾酒。

旁边的战友们叽叽喳喳的吐槽自己比上学时还要累的不成人样,但是他却可以明显听出,每个人口中那种对于自己工作的欣喜和自豪。

当然,hiro也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当中,最近他的项目进行到一个关键的地方,很多细节需要反复的,仔细的推敲。

正当他突然又想到什么好点子的时候,wasabi的一声哀嚎让他回过神来。

“阿童木!天哪那简直是我小时候的心头肉!!!”
阿…童木?这似乎对于hiro来说是个挺陌生的名字,不知道怎么,这次他很有耐心地听着他队友们的叽叽喳喳。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亲眼见见阿童木呢。”gogo撇撇嘴,也诉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需要baymax为你解答一下吗?”baymax经过hiro的不断改造,现在已经比以前智能了很多,可以办到很多以前办不到的事。

hiro点点头,他对于这个很有兴趣,既然是机器人,说不定会给他什么新思路。

hiro静静地看着baymax胸前的投影,浏览着一些视频和材料,酒吧灯光昏暗,他的脸却因为投影亮了起来。突然,他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瞳孔紧缩,因为兴奋而浑身有些颤抖,现在已经接近成年的少年紧紧抓着身前机器人的胳膊,恨不得整张脸贴上去。

旁边的人看出了他的不对劲,wasabi拿手肘怼了他一下,他才如梦方醒地转身,然后一口闷了自己的一杯酒,转身的同时他也不忘关掉投影。

hiro的心性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孩,他尽力保持着自己的正常,微微一笑,说道。
“最近有些累,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出门,baymax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大家面面相觑,但知道baymax在他身边,就都恢复了刚才的样子,继续未完的话题。

hiro脑子里那股兴奋劲被晚风一吹,登时清醒了大半。
这是个大工程,他对自己说,所以今晚必须要休息好,为了以后的,计划。

他嘴边勾起了一个笑容,如果被小姑娘看到肯定会脸红。hiro向后梳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露出初显英俊的面庞,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baymax跟在他身后,看着快要和自己等高的少年,默默挑快了步速跟上。




————————————————
超级短小…
以及接下来要干什么…咳咳。
总之更新是个未知数…
我喜欢的部分已经码完了,但是一些细节啊 过度啊,日常啊…慢慢来吧。
我们,有缘再见…
【默默遁走】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