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的壕很贵的腊八粥∑

一只hantai,最喜欢的事就是嘿嘿嘿‖盗笔本命‖常年被水淹没‖older driver‖什么都是渣‖常年战斗在冷cp第一线‖欢迎找我玩

JUNGLE——part1

弟兄弟兄弟兄!!!!!!
#后期弟弟黑化注意#
#文笔烂到不行#
#更新是个未知数#
#我脸好看别打脸#
#JUNGLE很好听,非常迷幻,非常适合写黑化文#
#以上#






my  head  is  jungle,jungle.

在那场非常著名的事件之后,bighero6也变得有名了起来。当然,其他五人在他们的大学中本来也是十分出众的学生。

6人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这座城市的标志。hiro也终于正式进入了旧京山理工学院,这所曾经是tadashi的大学。 tadashi很喜欢这座学校,这在以前他不断向hiro热情的推荐的时候,hiro就能看出来。

当初哥哥的眼睛里,装满了期望与梦想,只不过现在这个梦都破碎了…




前几天听说教授的女儿终于醒了过来,教授对他们表示了邀请,为了礼貌,大家都去看望他们。

久别重逢的父女,浑身似乎都被兴奋包围。hiro只是站在最后,呆呆的看着,教授过来说了几句话,他只是机械的点头。同伴们看出了他的不对劲,honey过来牵起了他的手,搂着他出了病房门,来到了医院的玻璃窗前。

“谢谢,不过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hiro抢在honey要说什么之前开口,然后双手插兜,低头望着地板,陷入沉默。

honey于是离开了,走之前她拍了拍hiro的肩膀表示安慰。大家都走了,只剩下hiro一个人。

这件事的激情渐渐淡去,hiro内心的那一块地方又开始不断的发痛。
曾经,他以为,弄清楚这件事情时候,他会见到tadashi。

然而现在,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每个人都有了完美的结局,只留下他自己,不,只留下他和他亲爱的哥哥。

hiro望着窗户外的天空不发一语,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直到黄昏的余晖撒在他身上,像一座充满悲伤的,镀金的雕像。

  阿姨总是觉得hiro这孩子变了,他变得更加成熟,变得沉默寡言,她也想去安慰安慰他,可是每当她一走近,hiro就会用那双几乎没多少神采的眼睛望着她,告诉她,什么都不必说。

他有的时候整晚不睡觉,只是盯着自己的床铺和tadashi床铺之间的屏风。

有的时候他又突然回忆起了从前,当他夜半醒来,有时tadashi坐在书桌前画着他的图纸,温柔的暖黄色灯光包围着他,有时tadashi已经躺在床上进入梦乡,清冷的白月光围绕着他,他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各种各样的身影。

现在这些似乎都出现在了他眼前,这个房间,每一处,都有tadashi和他从前的回忆,每一处,都有着tadashi的印记,每一处,每一处。

hiro紧紧抱住被子,躲在被子后小声的呜咽。

哥哥。

哥哥。

哥哥。

我好想你,回来好吗。

少年渐渐在哭声中睡去,他蜷缩着身子,像是毫无安全感的婴儿,隔着一道屏风,月光倾洒下来,照在一张已经落了一些灰的床铺上,床上的鸭舌帽静静地淋浴在月光下,仿佛是很久以前的那个青年,依旧躺在这里,不曾离去。


生活依旧要继续,hiro进入大学校园专心学习,现在哥哥的工作室已经变成他的了,东西的陈设大部分还是老样子,没课的时候hiro总喜欢坐在自己以前经常坐的位置上,转头望着办公桌发呆。

“你最近看起来心情很不好,tadashi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baymax自动把自己充气成圆滚滚的样子,摇摆着走了过来,他把自己的手搭在少年身上,企图给他一些安慰。
“够了,baymax。”hiro收回了目光,却没有打开baymax的手。
“你还记得tadashi是怎么和你在这里度过那些快乐时光的吗?”医疗机器人继续履行着自己的程序。
“够了,baymax。”hiro有些不耐烦,眉头狠狠地皱起。
“你…”baymax还是没有放弃。
“我说够了!”hiro大喊了一声,站起来跑了出去。

hiro一个人跑出了校园,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将兜帽帽子带上,双手插兜,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越过吵吵闹闹的人群,他仿佛给自己树立起一个保护膜,将自己和这个世界隔开。

或许,他只是失去了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吧。

说是漫无目的,但当他站在已经重建好的科技馆时,hiro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荧黄的路灯接连亮起,科技馆也沐浴在一片温和的灯光之中。

微凉深秋的晚风吹过,撩起他的衣襟,突然他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像是哥哥曾经给过他的一样。

“你的体温很低,我建议应该回家修养,防止会发生感冒的危险。”baymax开启了加热系统,将小小的少年紧紧包裹。

“hey,baymax,能让我再听听哥哥的声音吗?”这个怀抱很温暖,体温的回复似乎让hiro的保护膜也开始融化。

“今天是xx年xx月xx日,医疗机器人,第xxx次实验…”
“唔,上次又失败了,这是第xxx次实验…”
伴随着tadashi实验成功的欢呼,hiro认为自己出逃的灵魂又回到了身体里。

“或许我也不应该放弃,或许我也应该向前看,向前走。”他喃喃低语,像是对自己诉说,也像是说给那个温柔的青年。

“baymax,我们回家吧。”此时的hiro已然恢复了少年人应有的神采,率先迈开步子,拥有可爱造型的医疗机器人也一步步跟在后面,走向家的方向。



由此之后,hiro在大学继续研究自己的机器人,希望带给大家更多福利。
经过2年的学习加研究,他的磁性小机器人的确是为大家帮助颇多。
现在,bighero6的大家已经从大学里毕业并各自拥有工作室,偶尔他们会聚到一起喝酒,比如说现在这样。

“小孩子的确不可估量,去年的时候明明才这么一小点,现在倒是长得快比我高了。”wasabi夸张的在hiro身上比比划划,而hiro只是十分具有绅士风度的微笑,拿起自己的鸡尾酒抿了一小口。

“天哪真是不敢相信,我还记得那个会哭鼻子的小baby,现在都已经长成会让姑娘们脸红的绅士啦。”honey轻柔地抚摸一下hiro柔软的发顶,默默在心中感叹手感真好。

“我仿佛也想起了自己的童年,虽然我现在也是个宝宝。”fred故作感慨地长叹一声,然后摆出一个【苦酒入喉心作疼】的标准表情。

hiro露出了一个有些孩子气的微笑,然后低头抿了一口自己手中的鸡尾酒。

旁边的战友们叽叽喳喳的吐槽自己比上学时还要累的不成人样,但是他却可以明显听出,每个人口中那种对于自己工作的欣喜和自豪。

当然,hiro也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当中,最近他的项目进行到一个关键的地方,很多细节需要反复的,仔细的推敲。

正当他突然又想到什么好点子的时候,wasabi的一声哀嚎让他回过神来。

“阿童木!天哪那简直是我小时候的心头肉!!!”
阿…童木?这似乎对于hiro来说是个挺陌生的名字,不知道怎么,这次他很有耐心地听着他队友们的叽叽喳喳。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亲眼见见阿童木呢。”gogo撇撇嘴,也诉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需要baymax为你解答一下吗?”baymax经过hiro的不断改造,现在已经比以前智能了很多,可以办到很多以前办不到的事。

hiro点点头,他对于这个很有兴趣,既然是机器人,说不定会给他什么新思路。

hiro静静地看着baymax胸前的投影,浏览着一些视频和材料,酒吧灯光昏暗,他的脸却因为投影亮了起来。突然,他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瞳孔紧缩,因为兴奋而浑身有些颤抖,现在已经接近成年的少年紧紧抓着身前机器人的胳膊,恨不得整张脸贴上去。

旁边的人看出了他的不对劲,wasabi拿手肘怼了他一下,他才如梦方醒地转身,然后一口闷了自己的一杯酒,转身的同时他也不忘关掉投影。

hiro的心性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孩,他尽力保持着自己的正常,微微一笑,说道。
“最近有些累,我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出门,baymax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大家面面相觑,但知道baymax在他身边,就都恢复了刚才的样子,继续未完的话题。

hiro脑子里那股兴奋劲被晚风一吹,登时清醒了大半。
这是个大工程,他对自己说,所以今晚必须要休息好,为了以后的,计划。

他嘴边勾起了一个笑容,如果被小姑娘看到肯定会脸红。hiro向后梳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露出初显英俊的面庞,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baymax跟在他身后,看着快要和自己等高的少年,默默挑快了步速跟上。




————————————————
超级短小…
以及接下来要干什么…咳咳。
总之更新是个未知数…
我喜欢的部分已经码完了,但是一些细节啊 过度啊,日常啊…慢慢来吧。
我们,有缘再见…
【默默遁走】

【雅人x阳介】记一次醉酒之后

古董旅店衍生cp
年下
佐佐木雅人x佐佐木阳介
毫无中心思想的炖肉。_(ゝ「ェ:)ノ

肉半生不熟,求别打脸。

下面是链接。_(´ཀ`」 ∠)_再次请求别打脸。

http://articles2.weico.cc/article/8887185.html

JUNGLE【预告】

#弟弟黑化注意。#
#弟兄#
#hiro  x   tadashi#

 my  head  is  jungle,jungle. 

bighero6 在那场非常著名的事件之后,bighero6也变得有名了起来。当然,其他五人在他们的大学中本来也是十分出众的学生。 

6人成了这座城市的英雄,这座城市的标志。hiro也被这所学校录取,这所曾经是tadashi的大学。 tadashi很喜欢这座学校,这在以前他不断向hiro热情的推荐的时候,hiro就能看出来。 

tadashi的眼睛里,装满了期望与梦想,只不过现在这个梦都破碎了。 

前几天听说教授的女儿终于醒了过来,教授对他们表示了邀请,为了礼貌,大家都去看望了他们。

久别重逢的父女,浑身似乎都被兴奋包围。hiro只是站在最后,呆呆的看着,教授过来说了几句话,他只是机械的点头。同伴们看出了他的不对劲,honey过来牵起了他的手,搂着他出了病房门,来到了医院的玻璃窗前。

“谢谢,不过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hiro抢在honey要说什么之前开口,然后双手插兜,低头望着地板,陷入沉默。

honey于是离开了,走之前她拍了拍hiro的肩膀表示安慰。大家都走了,只剩下hiro一个人。

这件事的激情渐渐淡去,hiro内心的那一块地方又开始不断的发痛。
曾经,他以为,弄清楚这件事情时候,他会见到tadashi。

然而现在,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每个人都有了完美的结局,只留下他自己。

hiro望着窗户外的天空不发一语,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直到黄昏。

  姨妈总是觉得hiro这孩子变了,他变得更加成熟 变得沉默寡言,她也想去安慰安慰他,可是每当她一走近,hiro就会用那双几乎没多少神采的眼睛望着她,告诉她,什么都不必说。

hiro有的时候整晚不睡觉,只是盯着自己的床铺和tadashi床铺之间的屏风。

他突然回忆起了从前,当他夜半醒来的时候,有时tadashi坐在书桌前画着他的图纸,温柔的暖黄色灯光包围着他,有时tadashi已经躺在床上进入梦乡,清冷的白月光围绕着他,他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各种各样的身影。

现在这些似乎都出现在了他眼前,这个房间,每一处,都有tadashi和他从前的回忆,每一处,都有着tadashi的印记,每一处,每一处。

hiro紧紧抱住被子,躲在被子后小声的呜咽。

tadashi。

tadashi。

tadashi。

我好想你,回来好吗。

少年渐渐在哭声中睡去,他蜷缩着身子,像是毫无安全感的婴儿,隔着一到屏风,月光倾洒下来,照在一张已经落了一些灰的床铺上,床上的鸭舌帽静静地淋浴在月光下,仿佛是很久以前的那个青年,依旧躺在这里,不曾离去。


生活还在继续,hiro真正进入大学校园潜心研究,现在tadashi的工作室已经变成他的了,东西的陈设大部分还是老样子,没课的时候hiro总喜欢坐在里面发呆,坐在自己以前经常坐的位置上。

“你最近看起来心情很不好,tadashi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够了,baymax。”
“你还记得tadashi是怎么和你在这里度过那些快乐时光的吗?”
“够了,baymax。”
“你…”
“我说够了!”hiro大喊了一声,跑了出去。







发个预告激励一下自己。
【先码肉再码剧情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心塞。_(:3」∠❀)_】

真的真的嗷嗷嗷啊特别希望能有人跟我讨论剧情或者一起吃cp!!!贼有动力嗷嗷嗷嗷嗷

汐斯缇✘:

我就转一下,没其他意思(:з」∠)_

一千两百二十一。:

下跪……(

一穷二白瑾:

是的!!!私信我好感加max↑↑↑↑↑
来找我玩啊天使们!!!

识乙:

😭看我呀看我呀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

【中篇大概】龙之歌 Part2

#cp霍游向# 
#文笔渣啊没有文风人物会有ooc您轻喷您轻喷# 
#剧情大抵是他是龙,其实会有改动# 
#没牙龙随时黑化注意# 
#其中插入的一首诗就是电影他是龙的主题曲龙之歌   剩下的看着狗屁不通的诗就是自己码的了#
#因为更新是个未知数于是在tag里打上了【霍游龙之歌】点进去part1和预告篇就在里面啦#





拥有深紫色短发的男子静静地坐在窗前,双腿交叠,靠在椅背上,两眼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木门被人轻轻地敲了敲,他并没有回应,那人推开一条缝隙,脑袋伸进来瞅了瞅,原来是苍离 

“大哥?”
“……”
“大哥?”苍离走了进来,到了他身侧。

紫影身着纯白的新娘礼服,将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看向手中摆弄着的小物件 。

“结界怎么样?”
“应该没问题 ”虽然苍离现在无法获取到任何信息,但总体上来说,这位最有天赋的年轻结界师对自己的才能很是自信。

紫影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项链戴在脖子上,站起身走到一旁脱下了衣服。换上一套干练的皮衣。

“船都准备好了吗?”紫影看了一眼苍离,拢了拢衣襟。
“马上,再有一会儿就能出发了。”苍离拿起梳妆台上的发绳,给紫影递了过去。
“好。”紫影,不,现在应该是叫作紫魅的女子,接过发绳将自己的长发束起盘好,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村民都感到不可思议,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劝阻这位勇敢而又疯狂的新娘,即便是男子,很少会有人鼓起勇气去寻找自己的爱人,更何况是一个女子,而且只带着几个船员和她弟弟?

紫魅没有理会任何帮助,带着坚定的神情踏上甲板,开始了她的救夫之路。

船渐渐驶出港口,船员们都在等待下一个指令,毕竟谁也没去过龙岛。

紫影换上男装,站在船头,短发被海风吹起,他勾起一个微笑,闭上眼睛,细腻的嗓音吟唱出一首船员们从未听到过的歌,有些像龙之歌,却又有些不像。

“当时间的齿轮开始转动 
当万物开始复苏 
当记忆开始蜿蜒细流 
至高无上的神明  
请倾听人类的祈祷  
我辈愿奉献一切  
换取人类的安宁  
我辈奉上血液  
我辈奉上生命  
我辈奉上儿孙  
换取击退恐惧的力量  
生生世世  
祖祖孙孙  
拥有这诅咒般的力量”


紫影右手握着一只匕首,在左手手心划了一刀,血液蜿蜒成一条细流,滴落在一个繁复的圆盘之上。
圆盘上刻了方向,血液凝成指针,指向东南。
“朝东南去吧,他在那边 。”紫影接过苍离递过来的手帕,随意在手上缠了几圈,打了个结。

船员们谁也没有多言,尽职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干好一切工作。

船朝向东南,渐渐消失在海天相接处。


游浩贤已经在龙岛待了好几天,在这段时间里,那条龙没有发疯,甚至都没有出现。唯有龙岛周围的迷雾时刻提醒着他,这里是龙岛。

霍琊这几天一直和他待在一起,领着他到处熟悉龙岛。每天,他们还会到一个霍琊称之为“百宝箱”的浅滩,拾取一些生存的必需品。

夜晚降临,他们便回到那个洞穴中去,洞穴已经被他们清理的差不多了,散落的石块都是从那面石墙上掉落下来的,总体来说,洞穴十分结实。

在洞穴中点燃篝火,紧挨着温暖着彼此,吞咽着白天捡来的食物。每到这时候,游浩贤总是挑起一个又一个话题,来活跃一下气氛。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自己来了多久了呗。”游浩贤吃完最后一口食物,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

霍琊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就没有什么人来找你吗?”游浩贤拿起唯一的水壶灌了一大口水。

“没…我是孤儿。”霍琊也吃完了自己的食物,接过游浩贤递过来的水壶,薄唇覆上还未干的水渍,小小抿了一口。

“孤儿…咱俩真是有缘分啊,连命运都是如此的相似。”游浩贤把围巾展开,盖在了自己的上半身上,另一半甩到霍琊身上,张嘴打个哈欠,就靠在霍琊的身上准备睡觉。

“它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今晚我得去看看它,以免出什么乱子。”霍琊又喝了一口水,待游浩贤起身,便把自己身上的一部分围巾给游浩贤盖好 。他拿起小木棍拨了拨火堆。
“这火烧一夜没什么问题,你就安心睡吧。”

游浩贤满意的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躺在了一个简易搭起来的床上。“好好好,你去了要是没有什么事,也赶紧回来睡觉。”

说完这句话,霍琊就听到游浩贤的气息放缓,像是进入了梦乡。他盯着游浩贤的背影望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洞穴,向着龙岛的另一方走去。

没过多久,龙岛的一端就传来了龙的嘶吼声,游浩贤睁开眼,眼里毫无一丝睡意,也没有一丝温情,他冷着脸将围巾戴好,带上了匕首,向着霍琊离去的方向前行。




#碎碎念#

时隔两个月【大概】终于把霍游龙之歌part2码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其实前半段俩月之前就码好了但是后半段一直没啥头绪
最近又想起了自己的坑,于是再次修改了一下大纲然后part2就产出了耶!
总之现在可以看出来的就是紫影先生是有两种形态的!!!!一种是男体一种是女体!!!
剩下的balabalabala等我把part3产出了大概故事就清晰很多了吧…
但我觉得有点难产呢_(:3」∠❀)_

以及更新是个未知数,于是乎在tag里打上了【霍游龙之歌】,点进去就是part1和预告篇啦!啊我真是机智呢✔

最后感谢您的观看以及感谢您的评论或者是小心心嘿嘿嘿v(◦'ωˉ◦)~♡

恭喜龙牙出单曲啦!!!
哈哈哈挑在这个日子总感觉别有深意呢v(◦'ωˉ◦)~♡
希望中文v家以后会越来越棒!
希望清弦姐和摩柯的音源也快点出吧!
啊啊啊爱这帮天使们o(*////▽////*)q

【晓薛】来世

!!!高亮!!!cp向晓薛晓薛晓薛!!!!

#ooc算我算我#
#为了贴合歌词的很强行的剧情。#
#听到这首歌的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俩人,而且有点想哭#
#歌词真的好契合呀嘤嘤嘤#
#怎么可能be系列#
#祝您食用愉快,没有不良反应#





那一日,薛洋喝了很多,醉的很厉害,坐在晓星尘的沉眠棺材旁,看着他的脸,握着他的手,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事情,有他小时候被人打的鼻青脸肿,后来他狠狠地报复回去,也有他在金鳞台的那段时间,如何如何帮着金光瑶去练着走尸。 

后来的后来,薛洋渐渐地没了声音,他并没有睡着,只是趴在棺材旁,目不转睛的盯着晓星尘的脸,细长的眉,高挺的鼻梁,掩在重重绷带之下的浓密的睫毛,还有那总是带着一丝温柔笑意的唇。 
他怎么就这么喜欢,晓星尘这个人呢。 


这么想着,薛洋又仰头灌了一口酒,如果有来世,他再也不要放开他的手。 


着实是没想到,像他这种人也会有来世。 

一觉醒来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枕席有些湿润,但薛洋并没有理会 。 他胡乱的擦了把脸,从枕边的荷包里掏出一粒糖来,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的把它扔到嘴里。

他现在,可是有吃不完的糖呢。

薛洋不知怎么,脑海中最后的记忆是他失去了那颗对他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糖。 
再醒来,便到了这里。
义城 。 

不,应该说是几百年之后的义城 。

他起身,发现自己穿的是一套干净的衣袍,习惯性的一摸腰间,早已没了锁灵囊的影子。

环顾了一下周围,心中却是有些苦涩,他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义城,回到了,那间义庄。

这已经是几百年之后的义城了,没了故意的破坏,义城好歹是恢复了些元气。薛洋没什么地方可去,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借着他的一身本领,平时提着降灾,帮着除个鬼镇个宅什么的,倒也活的潇洒 。

这辈子倒是与义城的百姓们相处的挺融洽,偶尔还存着些顽劣的性子,大家都只觉得是有活力,给人们脑海中的修士又开辟了一个新印象,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是板着一张脸,清高的如同仙人。

每次听到这里,薛洋总是习惯性的一笑,露出两颗虎牙,给他英俊的面容添上几分可爱,惹得周围的姑娘不由得红了脸,转过身去。

大家都觉得薛修士人好有涵养,长相一表人才。就是有一个地方怪怪的,他从来不让人们喊他道长,不过这又有什么,不叫便不叫呗。


这样的日子恍恍惚惚也是过了几年。
薛洋有的时候也会在梦中忆起前世的场景。
每次醒来,平常总带着几分笑意的眼睛平静无波,他总是叹口气,然后摸出一颗糖来吃掉。

 
如果,还能遇见他,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薛洋自己也知道那只是个美好的幻想。这个幻想简直比泡沫还易碎,因为它根本不切实际。

连夷陵老祖都没法子的魂魄,只能靠锁灵囊硬撑的魂魄,怎么可能,还有转世的机会呢 。

薛洋又躺回了床上,习惯性的嗅了嗅鼻子。

晓星尘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香,就像是薛洋身上那种微弱的血腥味。 

然而,他却再也闻不到了。



前世独自在义城生活的那几年,薛洋从未感觉到孤单,然而现在处在喧嚣的义城中,他却没由来的有些心慌。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左手的伤还没好利落,他又发了些烧,一个人哆哆嗦嗦的蜷在破草席下,努力的不让穿堂风照顾到自己。


晓星尘就是他的执念,他的心魔,他早就已经戒不掉了,不是吗。

所以即便是处在喧嚣的人群中,也丝毫感受不到热闹的气氛。
只是因为身边没有那个人。
仅此而已。





又是一年,薛洋走在义城的街道上,提着一筐刚买来的菜,准备回家。
他似乎已经放下了,乐的又活了一次,这一次没有任何的纷争,他还是他,还是薛洋。
只不过还有些东西是变了的。


义城内,盲眼的小瞎女蹦蹦跳跳的穿过了几个巷子。 

薛洋回到了那间义庄,刚想推开门,嗅觉极好的他仿佛闻到了什么,他像是确认一般,又嗅了嗅。

空气中又充满了那种香气,勾的人心悸。 

也许又是幻觉吧,不想好久没有回想起前世,现在倒是白天就有了幻觉。薛洋自嘲的笑笑,继续推开门。

后面传来步子极轻的声音,又是哪家的修士云游至此吧,薛洋想。

但是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唤,似是叹了一口气。

“薛洋…”

他惊愕了半天,这个声音…唤出他的名字,不似前世里,语气带着厌恶或是愤慨或是悲伤,只不过是念出了他的名字,掺杂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半晌,薛洋终于转动着僵硬的身子回过头去,那人站在那里,一袭白袍,眉目清秀,双眼像是承载了最美的星辰,薛洋的视线落在了那双红唇上,薄唇轻启,是他日思夜想的声音。 

“薛洋…我回来了…” 




深夜惊醒梦回儿时村 
睡眼惺忪泪湿透了枕 
只恨年少时天资愚钝 
没参透缘分 
提笔折扇写三两悔恨 
提着剑今生踏破红尘 
只是一个转身 
又醉倒你的唇 
今日饮一杯愁滋味不醉不归 
明日城门外任谁来刀山火海 
世人说什么正邪两派 
你的手我也不会放开 
今生爱一回恨一回是是非非 
来世若再会还与你双双对对 
青云山飞过燕 
你飞过我指尖 
御剑飞行随流言放任 
从此江湖事再不过问 
下个回合转身 
又沦陷你眼神 
今日饮一杯愁滋味不醉不归 
明日城门外任谁来刀山火海 
世人说什么正邪两派 
你的手我也不会放开 
今生爱一回恨一回是是非非 
来世若再会还与你双双对对 
青云山飞过燕 
你飞过我指尖

               ——





最后肥肠感谢您的食用✧*。٩(ˊωˋ*)و✧*。

【中篇大概】龙之歌 Part1

#cp霍游向#
#文笔渣啊没有文风人物会有ooc您轻喷您轻喷#
#剧情大抵是他是龙,其实会有改动#
#没牙龙随时黑化注意#
#插入的诗就是电影他是龙的主题曲龙之歌#

龙爪抓伤了游浩贤的肩膀,可他还是紧紧握着匕首,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等到一龙一人飞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至于为什么游浩贤知道到地方了,是因为那个传说。

"屠龙者抵达了龙岛,龙岛周围有雾气迷绕,稍有不慎者,便永远迷失在其中。"

龙带着游浩贤飞到了一个地洞的上方,从上往下看去,洞并不深,但是徒手爬上来,应该也是不可能的。龙松开了爪子,游浩贤努力的转动着自己的身体希望能缓冲些摔下来的力道,可还是感觉浑身发疼,躺了好一会儿才能起来。

眼前的景象依然有些虚晃,龙早就飞走了,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或者,再也不回来了。游浩贤把匕首插回腰间,又从自己的衣袍上撕下一条还算干净的布,把肩上的伤口暂时缠住了。当然,只是暂时,他需要食物,天知道他因为婚礼这件事从早上开始就吃不下去饭,他实在是太高兴了,然而现在,游浩贤连同平常一样自嘲的力气都所剩无几。

"好歹紫魅没有什么事…"现下,也只有这件事可以来安慰他。和他之前猜想的没错,石洞的壁上虽然有些凸起的石块,可是爬上去并不简单,当游浩贤第三十次攀爬了几米后摔倒在地,他开始思索是不是应该往洞穴深处走一走。洞穴的那头很黑,没有必要的话,他真的不想去尝试。

不知为什么,游浩贤很怕黑,在夜晚独自一人时总要点起一盏小灯,因此家里的灯油购买的次数相当频繁。后来不知紫魅在哪里弄到了一袋萤火虫,只要有一丝光亮,他就会觉得安心。此后每隔一段时间总是有新的萤火虫送来,游浩贤有些过意不去,毕竟紫魅是个女孩子,他问过紫魅是在哪抓到的这些,她却总是眨眼笑笑,说"小浩贤这是心疼我了嘛?"然后就被莫名其妙的调戏了,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他便一直享用到现在,那一丝微光。

想到自己的未婚妻,游浩贤嘴边不禁露出一抹苦笑,自己被龙抓走了,紫魅应该会很着急吧,不过,新郎久久不归,正值青春的新娘当然会嫁于他人,这种失去的滋味,实在是有些难受…

刚刚想到这些,洞穴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在黑夜中格外明显,黑暗中也响起了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

思考了再三,游浩贤还是离开了月光的照耀,走进了洞穴之中。

"是啊,你难道也是被抓来的吗?"游浩贤慢慢的走进,发现火光来自于一堵石壁的缝隙,隐隐约约能看见隔壁男子的轮廓,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一如他的声音。

"…我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对了,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吃的。"

对面传来了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随后一些干粮被推了过来,紧接着是一壶水。

"这些都是从遇难船只里面找到的,虽然不太好吃,但是能填饱肚子。等到明天白天,我带你去看看。"

游浩贤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拿起食物开始吃起来,食物很干,他端起水壶喝了一口,港真,他很久都没有喝到如此甘甜的水了。

"你可以不可以坐近一些让我看看你…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人了。"对方的声音隐隐透出一丝可怜的意味来,游浩贤依言离缝隙坐的更近了些,两人都看到了彼此。

男人一头墨色的短发,肤色白皙,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激动和兴奋 。

游浩贤努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友好的笑了笑。"咱俩还真是难兄难弟啊。对了兄弟,你叫什么?"

"我叫霍琊。"不知为什么,名叫霍琊的男人在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紧盯着游浩贤的神情,像是在,期盼着什么一样。

"霍牙?是牙齿的牙吗???"游浩贤默默嘟囔了一句 然后绽放了招牌笑容。
"我叫游浩贤,那看来咱俩以后就要相依为命了啊…还请多多关照。"

隔壁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
"晚上冷,你先拿这条围巾,剩下的我再去给你找找。"黑色的围巾被递了过来,游浩贤接过并把它围在脖子上,围巾很干净 ,上面还残留着一些对方的体香,并不难闻,甚至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

"龙一般不会过来,不过每隔几天就会来找一次麻烦…总之,不会有什么危险。"男人细细的一条条叮嘱着,御寒的东西也被一件件递过来。

"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明天……"
“退后!!!!”火堆被霍琊扑灭,听到警告的游浩贤下意识的后退,随即传来龙的吼声和墙壁坍塌的声音。

游浩贤不断的后退,他有些害怕,害怕这如迷一般的远古生物,它在传说中是那么的饱含力量。他也有些担心霍琊的安全,但直觉告诉他,霍琊不会有事。

游浩贤退到了他当初摔下来的地方。龙来的快,去的也快,一切归于平息,石块倒地激起的灰尘蔓延开来,游浩贤拿衣袖遮住口鼻,慢慢往墙壁的方向走去,一边还小声呼唤着霍琊的名字。

“我在这…”不远处传来了霍琊有些虚弱的声音,石壁被完全震倒,游浩贤走了过去,看见霍琊把身上的石头扫开,从兜中翻出了一块泛着荧光的石头。游浩贤搀扶着他坐起来,靠在一旁 。

“有没有事?”
“还好,大概只是有几处淤青而已。”游浩贤想还给霍琊围巾,却被他摆摆手拒绝了,他指了指满地狼藉,语气带上些许歉意。
“要麻烦你从这里找些衣物来御寒了。”

游浩贤手中握着荧石,依照霍琊的指示到处翻找着,时不时聊上几句。

“那条龙经常这样吗?”

“嗯?”霍琊像是愣了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说,他经常这样来搞破坏吗?”游浩贤背对着霍琊,弯腰搬走一块石头,露出了下方的箱子。

“也不是经常,但是他来破坏这,总比去破坏村庄好。”

“…你真是个好人…那那些船只呢?是他干的吗?”游浩贤蹲下来翻找着衣物

“…不是,是真的遇到海难的船只。那条龙,不过是只任性的小龙罢了。”霍琊的语气里貌似带上了几分嘲弄。

听完这段话,游浩贤背对着霍琊,眯了眯棕褐色的双瞳,而霍琊的目光,也黏在游浩贤的身上留恋的扫视着。

游浩贤抱着衣服起身,走过去挨着霍琊坐下。

“怕是再惹出什么事端,今晚就只能靠咱俩自己来互相取暖了。”游浩贤不在意的耸耸肩,把衣服盖在了两人身上,动作自然流畅,仿佛很多次做过这件事一样。

游浩贤眨眨眼,抛开了自己的疑惑,靠着霍琊闭上眼睡觉。

而霍琊在短暂的休息之后,睁开的双眸不再是黑色,淡金色又带着怀念的目光久久望着身边的人,一夜未合眼。

“终于…你又回来了。”

========分割一下_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第一章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没怎么沉淀就码好字发上来了,因为真的最近超迷这篇满脑子都是他是他是他就是他√
虽然说没怎么沉淀,但是第一章剧情就改了三四次,导致后面的剧情已经改了五六次(・`ω´・)保守估计最起码要大动十次…想想就可怕√
好久没写这种正剧向的了措辞都不太会了感觉回到了小学sadddd
最后希望能食用愉快√

虽然根本没有人看( ´•̥̥̥ω•̥̥̥` )

#乐正兄妹的互怼日常#
#南北组总是在吃啊吃啊吃啊#
#总裁大叔的心酸日常#


感觉如果有微信的话,大体上日常就是这样了吧(๑ت๑)♡

#cp霍游向#
#文笔渣啊没有文风您轻喷您轻喷#
#剧情大抵是他是龙,其实会有改动#
#没牙龙黑化出没注意#
#插入的诗就是电影他是龙的主题曲龙之歌#






几百年的和平…人们,终于摆脱了对那种上古神兽的恐惧…

龙,对于这一代人陌生而又熟悉的字眼…

不再需要献祭,不在需要害怕…

因为屠龙者,杀掉了这世上最后一条龙。

古老而又低沉的歌声回荡在湖泊的上空,每个人神情凝重,眼神里却透露出喜悦。

伴随着悠扬的歌声,伴随着淡粉的花瓣,一叶小舟顺水而下,身着华服的新娘嘴边啜着笑意,娇嫩的脸庞愈发显得动人。

我的新郎啊,他就在湖的对岸,等待着他的新娘啊。

随着尾音的结束,棕色长发的新郎弯腰拾起了绳索,一边继续吟唱,一边拉扯着绳索,小船缓缓的靠近了,阳光从云层中透出来,在湖面上铺上金光。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 
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 
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 
带她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姑娘

云朵遮住了太阳,风呼啸着吹过众人的脸庞,寒冷席卷了每一个人的神经,新郎不知为何有些心慌。

黑色的羽翼绽放在湖面之上,所有的人,紧张的不敢发出一语,恐惧,恐惧它又一次降临。

龙,那么巨大充满力量的生物。
他回来了,他降临了,他要来,带走他的新娘!!!

与众人姿态相反,新郎拔出了腰间镶满宝石的匕首,刀刃划过一丝冷光。伴郎们齐拉着缆绳,新郎戒备的盯着天空。

小船快要接近岸边了,还差一点…
龙也俯冲下来了,还差一点…

龙翼带过一阵狂风将众人掀翻,新郎立刻跪起想去保护新娘。龙爪伸下来的那一刻,新郎向前一扑…

新郎挡在了新娘面前,龙爪抓破了他的肩膀,他用力挥着胳膊想将匕首插入,黑龙瞬间腾高,带着新郎,不见了踪影。

众人皆是一脸诧异,哀痛着新娘的遭遇,慨叹着郎的英勇。众人将新娘扶上岸,新娘的弟弟们搀扶住她。

然而只有她看见了,刚刚那龙爪想要抓起的,就是新郎,而不是她。


=========(๑'ᴗ')愉悦的分割线=====
紫影:啊啊啊啊哪个不长眼睛的小龙敢抢我男人?!!!!分分钟变成汉子把我的小对象抢回来啊你给我等着!!!!!

饕餮:……
穷奇:……

游浩贤:?????这是个女龙????
某只女龙:……
某只鬼畜龙:啧。

于是乎大概就是这种情节了✔
出场人物暂定就是游浩贤和没牙龙和紫影。✔
可能以后会加人物✔
虽然想撸个长篇然而到最后能不能产出还是个未知数✔
我需要有人催稿✔
我需要同好小伙伴✔
虽然没怎么写呢,然而黄♂暴小能手已经基本上构思了好几篇肉了有黑化龙有纯情龙有老司机龙还有温柔龙✔
我…也许真的没救了吧…